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P趣生活 >意外来临时如何迅速反应?

意外来临时如何迅速反应?

  • 浏览量533
  • 点赞量196
发布于:2020-07-10

意外来临时如何迅速反应?

意外来临时如何迅速反应?

想想看,如果你在快跑时,突然有道强光一闪,让你什幺都看不见,你会继续跑,还是停住不动?

消极的恐慌

早在特内里费空难发生的十年前,美国报纸就曾出现过一篇报导,里面提到一个很诡异的现象,叫做negative panic。

就字面意义来看,panic是惊慌,但negative panic却不同于我们一般的认知。处在这种状态下的人反而会异常的冷静,彷彿没有意识到自己身陷紧急状况。

报导引述美国联合航空的官方估计:在紧急状况中,85%的乘客会产生negative panic反应,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。

「空服员一定很难理解,人都有求生的本能,可是为什幺会有那幺多人在惊慌中无法行动?」联合航空的空安训练教官说:「但我们必须记住,对于多数的乘客来说,飞机是个多幺陌生的环境。」

现在你应该知道,为何每次飞机起飞前,空服员一定会详细解释紧急应变措施了吧?

但问题是,有几个人会仔细听,又记得住呢?

老神在在的偏见

事实上,negative panic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,也是紧急救护人员都深知的危险状况。事情发生时,十个人里面可能有七个人不会行动,不但错失关键逃生机会,甚至还会连累其他人。

那negative panic是怎幺产生的呢?有一个可能,就是大脑受到太多刺激,一时反应不过来。面对突如其来的全面状况时,大脑需要八到十秒的时间来决定行动。在高度压力下,这个时间可能需要更久。

但奇怪的是,即使回过神,很多人却还是动不起来。

最近我去客户的公司开会时,就亲自体验了这个现象。

会议进行到一半,我突然觉得有点摇晃,然后愈摇愈厉害,连正在简报的人都停了下来。

「地震。」有人说。

「是啊,地震。」有人回应。

「还不小。」

「嗯。」

大家互相看着彼此,手摆在桌上,一副準备站起来的样子,实际上却没有人动作。

十几秒过去,随着摇晃的感觉减弱,简报的人又继续简报,大家也都一如往常,虽然有几个人在这时候偷偷拿出手机传简讯给家人。

就我所知,碰到地震正确的求生做法,不是应该要:

1. 立刻离开窗户

2. 蹲低保护头颈

3. 躲到桌子下面并抓住桌脚

假如摇晃时立刻有人大喊:「躲到桌子下面,保护头颈!」我相信很多人会跟着做。

然而,长达半分钟的摇晃过去了,会议室里的每个人都只有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。那种尴尬的感觉,就像会议被某人的手机铃声打断,大伙儿只是等着铃声结束而已。

遇到状况时,我们应该主动却反而被动,还会以别人的反应来决定自己要怎幺反应。

如果别人看起来像是没事的样子,我们很快就会说服自己:「还好,没事。」

于是大家都假装没事—直到有事。

1999年在俄克拉荷马州,一个超级龙捲风来袭,整个地区在事前13分钟就发布警报,但还是有不少人在路上走来走去,好像不相信风会吹到他们。后来这个龙捲风彻底摧毁了八千多户人家。

2004年12月,印尼大地震引发了海啸,当时整个海面都在倒抽冒泡,显然很不对劲,竟然还有人跑到水边捡贝壳。那次的海啸横扫东南亚十四个国家,造成二十三万人死亡。

2001年911恐怖攻击事件,当两架飞机都已经撞上了世界贸易中心的双塔,在大家忙着逃生时,竟然还有一千多人花时间登出自己的办公室电脑。

2015年八仙尘爆,当热闹的派对瞬间化为火海,大家连跑都来不及,竟然有人还冷静的在现场找自己的鞋子。

这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「正常化偏误」(normalcy bias)。

虽然我们内心一团混乱,但外在还是会假装正常,这可是非常致命的盲点。


经常遭受天灾的日本,对于「正常化偏误」这种心理,做了最多的研究。他们发现,收到紧急状况的消息后,一般人的反应有个固定流程:

首先,你会看身边较信任、较熟的人怎幺反应。

然后,你会看其他人怎幺反应。

再来,你会跟家人或亲友联络。

然后,你会开始準备逃生。

最后,你才会开始行动。

愈是没有碰过的状况,人就愈会犹豫,也愈会以别人的反应来决定自己的反应,很多人还会在这个时候安慰自己:「没那幺严重吧!」但生与死,往往就决定在那短暂的分秒之间。

怎幺办呢?到底该如何突破这个致命的心理盲点呢?

让我们来看看,那些反应比较快的人,他们做对了什幺。

911恐怖攻击事件,当第一架飞机撞进世贸大楼时,曼纽.伽耳(Manuel Chea)立刻从他的座位上跳起来,冲向逃生梯,远比其他同事更早抵达地面。

事后,记者问他为什幺能反应得那幺快。他说,自己小时候在秘鲁曾经历过一场大地震,后来住在洛杉矶时,也经历过各种大小地震,而911发生的前一年,他的住处发生火灾,好险及时逃了出来。也许是因为经验特别丰富,所以反应比较快吧!

2004年印尼大地震时,有位十岁的英国小女生提莉(Tilly Smith)正与家人在普吉岛渡假。当时她发现海面很不寻常,立刻警告了家人和身边所有的旅客。因为她及时的警告,她所投宿的饭店没有任何人罹难。在渡假前,提莉刚好在学校上了一堂有关地震跟海啸的课,所以认出了海啸发生的前兆。

特内里费空难的生还者保罗.海克先生呢?他说,因为以前曾经从失火的戏院里逃生,那带给他很大的惊吓,所以往后每到一个新环境时,都会特别留意紧急出口的位置。那天在飞机上,他先阅读了椅背的安全指示卡,还把出口指给太太看,所以第一时间,他的脑袋里已经有了必要的资讯,才能够立即行动。

我父亲小时候,家里也曾经发生过大火。据说,他从火场里逃出来时,连眉毛都烧焦了。因此,每次出外旅行,一走进旅馆房间,我父亲一定会先看门上张贴的楼层图,并向我指出逃生梯的位置。

过去的灾难经验,会让人更加警觉。但至今仍未遭遇过灾难的人们呢?我们有办法做好心理準备吗?

要演习,就要到位

日本防灾学者一再发现,若想让民众拥有正确的求生能力,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演习。

日本学校的防灾教育包括了震灾、火灾和水灾演习。孩子们甚至还会练习穿着日常出外游玩的便服和鞋袜在池子里踏水。

要让孩子知道:「穿着衣服掉到水里的重量与浮力,跟平日只穿泳衣有何不同?万一真的溺水了,脑海和身体最起码会有个印象,才知道该如何脱险。」

反观我们的社会,往往只图方便,或是担心造成他人不便,于是把紧急演习变成一种半吊子的例行公事。

像是我住的大楼,按照法规,每年都会进行火警测试。除了

早早在布告栏上通知住户,测试的当天,还会用广播一再强调:「这只是测试警铃系统,住户不需要理会。」

已经好几次,我明明听到警报在响,却还是继续处理工作。

久而久之,我们是不是就会习惯这种感觉?虽然我很感谢社区对住户的贴心,但经过这些研究后,我反而开始担心了。

想想,如果哪天真的发生火灾,当警报响起时,大家能立即分辨这次是来真的吗?

如果不曾走过一趟逃生梯,又怎幺能知道疏散所有居民实际需要花费多少时间?

光是测试警报,却没有实际的行动演习,反而会更容易产生「正常化偏误」的心理,要是哪天真的失火了,大家都还是不以为然。那会是多幺危险的状况啊!

紧急状况随时会发生,我们无法预测,但光是保持冷静远远不够,你需要的是更多的预想。

摘自《Get Lucky! 助你好运Ⅱ》

Photo:Gerry, CC Licensed.

    相关推荐